>  資訊 > 王仲穎:能源革命背景下中國新能源產業發展現狀及趨勢
王仲穎:能源革命背景下中國新能源產業發展現狀及趨勢 2019-08-28 14:19:57

摘要:終端用能高比例電氣化、行業智能或數字化、電力綠色化,社會將呈一個良性發展的螺旋式上升態勢。

\
        能源新聞網訊 2019年8月27日,由全國工商聯新能源商會與大同市人民政府、全域科研院所科技成果轉化聯盟共同主辦的2019中國(大同)新能源國際高峰論壇暨招商引資項目洽談會在“三代京華,兩朝重鎮”——山西省大同市隆重開幕。
        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長、國家可再生能源中心主任王仲穎在論壇上作了題為《能源革命背景下中國新能源產業發展現狀及趨勢》的主題發言。談及能源革命如何造福人類,他給出倡導三化論,做好綠色電力的大文章的發展路徑。
        王仲穎表示,改革開放40年來,能源消費總量急劇增長,特別是在2002年之后,能源需求總量進一步提升。當前,我國能源的主次矛盾已由總量供給不足轉為能源消費結構上,即能源的高碳結構是我們現在面臨的主要矛盾。
        回顧歷史,1850年,英國是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最高的國家。到2011年,中國成為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第一的國家。40年來,我國能源始終保持高碳結構,特別是煤炭,在改革開放40年來為國民經濟做出了巨大貢獻,但煤炭的使用也給我國的環境問題帶來巨大挑戰,霧霾頻發就是佐證之一。
        王仲穎指出,如果中國延續經合組織(OECD)工業化發展路組,未來對能源的需求將進一步提升。到2050年,我國的能源需求將達65-75億噸標準煤。
        按65億噸的煤炭消耗,碳放量將達到100億噸,按照75億噸,碳放量將達到將達126億噸。根據《巴黎協定》相關規定,假設中國的煤炭消費達到這個級別,2050年的碳排放空間需要全都給中國才夠。因此,我國必需優化能源生產和消費結構。比如,采用1/3煤炭、1/3油氣和1/3可再生能源的結構。
        王仲穎認為,僅優化能源結構還不夠,還需建立生態能源體系,解決能源高碳結構問題。當前的社會經濟生態系統是一個以化石能源為主的能源系統,支撐著經濟增長。對應的生態環境,卻呈倒立三角形型態,隨時有崩塌之虞。
        十九大報告提出,要構建清潔、低碳、安全、高效的能源體系和現代化的經濟體系。現代化經濟體系有綠色發展體系和資源、環境友好發展體系,兩個體系來支撐生態文明社會的發展,形成了非常穩固的三角關系。
        王仲穎說,綠色安全經濟是我國能源轉型構建生態能源的切入點,綠色安全經濟分別有著不同的內涵。
        一、綠色,生態損失小、環境污染少、資源效率高、二氧化碳排放低。
        二、安全,可應對極端事件,供資源有保障,平均價格可接受,產供儲銷有彈性
        三、經濟,市場機制為主配置資源、全社會投出產出效益高、企業和居民可承受。
        到2050年,如果按照這個思路去做能源轉型,我們可以把65-75億噸標準煤,降到35-38億噸標準煤。所以,一定要做能源結構的大文章,做綠色電力的大文章。
        做綠色電力的大文章,有三點值得思考。
        第一,煤炭消費與經濟發展的關系,就是國內生產總值和煤炭消費的關系。
        第二,石油消費與經濟發展的關系,我們國家從改革開放1978年-2018年。
        第三,經濟增長與電力消費增長的關系,我們延續了更長時間,從1952年開始到目前,大家可以發現這個電力的曲線跟經濟的曲線,可以說是幾乎是一條線。
        電作為終端的能源來為我們所使用,滿足我們的生產、生活的需要,它的利用效率是最高的,電機的效率可以達到99%以上。就是說我們說的電動汽車,他的單位能源的消耗量,我可以走3-4公里,燃油汽車只能走一公里。
        電是跟我們經濟生活最密切的,也是支撐我們經濟增長一個最有效的能源,所以我們找到了一個切入點。再往下,我要告訴大家的是,我們必須是綠電,剛才我說了電動汽車是燃油汽車的3-4倍的效率,那你別說這個電動汽車的電是煤電、汽電,還是可再生能源電?要是煤電,它跟燃油汽車沒什么區別,可能比燃油汽車的效率還低。但是它要是可再生能源的電,就是我們說的綠電,那它就是燃油汽車的3-4倍的效率。
        中國低碳發展路徑到底是什么?我們要倡導三化論,哪三化呢?終端用能高比例電氣化、行業智能或數字化、電力綠色化,如果我們能形成這么一個循環發展的機制、模式,那我想我們的經濟社會它一定是一個良性發展的螺旋式上升的態勢。
        所以,我說電力綠色化是建立生態能源體系,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利器。回到我們的研究結果,我們的研究結果就有四個,四大特點:
        第一,以終端高比例電氣化為特征的能源非革命。我們終端用能雖然是28點幾億噸的使用量,但是它可能是過去終端用能效率的1.5倍甚至2倍。比如說以汽車,電動汽車和燃油汽車的這個比,我們效率非常,電氣化比例高。
        第二,以高比例可再生能源為特征的能源生產革命。首先是能源消費革命,第二是由能源消費革命來引領能源生產革命,我們要改變我們的能源供給結構,從高碳走向清潔低碳。
        第三,以高比例可再生能源為特征的這個電力系統,它體現了一個能源技術革命。在過去的發展歷程中,可再生能源的技術革命,風電、光電它的成本急劇的下降,而且它帶來了廣泛的社會就業效益,它現在我們國內剛剛公示的中標光伏領跑者的那個項目,最低0.26元/千瓦時,最高0.28元/千瓦時,已經遠遠低于煤電的上網電價。
        第四,供電脊梁是風光為特征的電力系統。眾所周知,風電和太陽能發電有波動性,但我個人認為這個波動它是一個優勢,不是劣勢,恰恰因為這個波動,我們才可能把能源需求端的需求側響應的各種技術可以利用起來,我們才可以去將來讓儲能,還有讓電動汽車作為儲能來把它這些技術利用起來。
        所以,這需要一場深刻的能源體制機制革命,就是要建立起一個完全競爭的電力市場,中國現在的電力體制改革,感覺有點停滯不前,這個電力市場這一塊始終是,雖然我們現在有什么隔墻售 電,但是個人認為還是死水一潭。
        最后舉兩個例子,一個是我們的風電、光電到底能不能裝那么多,把風電與德國做一個可再生能源利用的比較。2017年中國每平方公里風電裝機17千瓦,德國每平方公里是156千瓦,我把前十省份的裝機量做了一個比較,比如說德國5500多萬千瓦,它的每平方公里裝的密度是156千瓦,我們裝機第一的2700萬千瓦,內蒙古它的密度只有23千瓦。
        從地域面積來講,德國36萬平方公里裝了5500萬千瓦的風機,內蒙古118萬平方公里裝了2670千瓦。
        第二個例子,關于電動汽車儲能的,我們做了一個案例,2030年北京如果是50%的汽車保有量,就是500萬輛,總量是1000萬輛的汽車保有量,如果500萬輛是電動汽車的話,續航能力在300-400公里,那么它就可以把北京市的電動負荷削平,但是需要一個電力市場。同樣,如果是特斯拉的500公里續航能力的這個電動汽車,不需要500萬輛,可能300萬輛就可以把北京市的電力負荷消平。
        在我們的研究假設里,到2050年我們全國的汽車保有量大概是5億輛左右,我們認為如果我們能實現4億輛電動汽車的話,那么我們每天提供的儲能可以支持40億千瓦的可再生能源風光裝機,也就是說36億千瓦時電量的提供,按8小時來計算。
        電力綠色化的標志是什么?
        三大能源革命是衡量標尺。
        第一,以交通領域為代表的應用端的清潔能源革命,必將引發一場能源消費革命,也就是我說的終端高比例電氣化第一化。
        第二,以綠色發展為內涵的經濟高質量發展,必將引發一場能源生產革命,要由能源消費革命來引領能源生產革命,使電力綠色化。
        第三,能源體制機制革命,以能源消費革命引領能源生產革命,以能源體制機制革命保證能源生產革命能與能源消費革命的互動,你不能讓你那邊高比例消費電力,這面高比例的去煤電發電。
        最后一句話總結,這是美國的一個經濟學家他寫的一本書,化石能源的清潔利用只是實現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的輔助措施,這是我給詮釋的,后面那句話是他的,今天的煤炭、石油、天然氣必將成為昨天的膠片、唱片、紙張。
        注:本文系能源新聞網整理自王仲穎在“2019中國(大同)新能源國際高峰論壇暨招商引資項目洽談會”上的致辭,未經其本人審閱。


武汉哪里买衣服时尚好看 ,大胸美女九九热